NEWS

葵里动态

返回列表

年末 真想把日本这几家美术馆逛个遍

作者:转载自凤凰网 2020-11-25

原标题:在《Casa》选出的2020最好的100个日本美术馆里,我想分享这10个给你


疫情也挡不住日本美术馆、博物馆开业的脚步,虽然没有浩大声势,2020年日本仍然新开了不少美术馆、博物馆,比如角川武藏野博物馆 、前身为“普利司通美术馆”的 Artizon 美术馆、以图片和文字为概念的博物馆 PLAY!MUSEUM……

最近,《Casa》杂志 11 月刊总结了“日本のBSET 美術馆 100”,从这 100 个被“盖戳”的美术馆里,我们挑选一些新鲜面孔分享给大家。 


碌山美术馆 1958


不得不说现在正是去碌山美术馆的好时候,建筑两侧的树叶渐红,引导着你走入这座快进入古稀之年的美术馆中。一年四季,它都兀自美丽。

这座美术馆是为了纪念天才雕刻家荻原守卫建立的,20 世纪初,他在巴黎从师于罗丹学艺,将现代雕刻的艺术风格引进日本。当地居民和学生等三十万人共同捐助修建了这个基督教教堂风格的美术馆,象征着荻原守卫受到基督教文化的深刻影响,美术馆名则采用了他的笔名“碌山”。


荻原守卫现存的作品很少,仅仅 15 件,美术馆内主要用于展示他的作品。在日本的近代雕刻里被指定为重要文化财产的 6 件作品中,有 2 件就出自荻原守卫——《女人》与《北条虎吉像》,他也是在创作完这两件作品后突然离世。


十和田市現代美术馆 2008

2008 年,为了振兴十和田市,作为“十和田艺术计划”的一部分,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开放,获得过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西泽立卫设计了这个美术馆。

一个一个白色箱子是这座美术馆给人最强烈的视觉印象,它们是作为独立展厅的“艺术之物”,散落在道路一侧,通过玻璃通道相连。路过的游人可以穿行其中,走过这条街道,在步行中不知不觉地被艺术感染。

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永久收藏了 38 件委托艺术品,还未进门就能看到草间弥生的南瓜、蘑菇、少女和小狗, CHOI Jeong Hwa 的“Flower Horse”也十分抢眼,外墙上还绘有奈良美智的“夜露死苦 Girl 2012”,难怪有人说从拿到美术馆门票的那一刻起,与艺术的接触就开始了。


弘前れんが倉庫美术馆 2020

原定在 4 月开馆的弘前砖仓库美术馆在 7 月才终于揭开自己的面纱,馆长认为“在这种时候开放是博物馆的使命”,希望它能不被流行因素影响,长期受到欢迎。

正如馆名所见,这座美术馆是一座红砖砌的建筑,其前身是明治时代和大正时代建造的“吉野町砖仓库”。这次翻新既保留了明治时代的砖墙,也有新修的砖墙加以支撑。

金黄色的屋顶是弘前砖仓库美术馆除砖墙外的另一个特点,屋顶会随着光线的角度而随时变化,这是博物馆的象征。在大门口率先迎接你的会是奈良美智的 A to Z Memorial Dog,它也出现在这一期《Casa》杂志的封面上。

博物馆旁边的另一个“砖仓库”也不要错过,这里被改造成咖啡馆和商店,坐在其中享受当地特色的苹果酒也很不错。


太田市美术馆・図書館 2017

带着调动起太田人创造力的想法,年轻的太田市美术馆・図書館在 2017 年诞生,这个空间想要连接起知识和情感,让欣赏艺术品和阅读图书这两件事进入太田人的日常生活中。

太田市美术馆・図書館在 100 个美术馆里第一时间吸引我们的视线也与它的外观设计不无关联,这个建筑由平田晃久设计,纯白色墙壁与绿植的搭配很难不让人心动。一层的玻璃外墙很是通透,二层的开放式空间充满呼吸感。

在最开始,太田市美术馆・図書館并没有打算建成这样的综合性建筑,本来只是小型画廊和分开的咖啡馆。但在采纳市民意见后,画廊变成了儿童也可以参观的画廊,图书馆的部分也随处可见小朋友的书籍,有些展览也与儿童相关。


中村キース・へリング美术馆 2007

活跃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艺术家凯斯·哈林(Keith Herring)你一定不陌生,他标志性的线条小人涂鸦具有独特的视觉特征。他一生也热爱公益事业,专注于与孩子举办公共艺术。作为他遗愿的继承, 中村和男在 2007 年建立了中村凯斯·哈林美术馆。

美术馆由北川原温进行设计,整个外观非常有吸引力,像滑板赛道一样的流线型建筑,搭配冲突感强烈的红蓝两色,即使隐藏在树丛中,也很难逃过你的眼睛。

馆内是铺天盖地的凯斯·哈林的作品,这可以称作是真正的沉浸在艺术家的作品之中。中村和男从 1987 年就开始收集凯斯·哈林的作品,目前馆内展出约有 200 件作品,这也是世界唯一。


松本市美术馆 2002

这个建立于 2002 年的美术馆就连官网设计都有古早感,但不可否认,你仍然会被巨大玻璃墙上专属于草间弥生的波点艺术符号吸引。入口处的“幻之华”灿烂夺目,也会轻易勾走你的目光。


2018 年举办草间弥生展览时,整个松本市美术馆几乎被波点吞噬,就连大巴车都穿上了波点外衣,随处可见草间弥生的艺术气息。


福田美术馆 2019

10月,福田美术馆刚刚迎来开馆一周年的纪念日,它主打的概念是“可以持续 100 年的博物馆”,漫漫百年才刚刚起步。

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安田幸一为这座美术馆设计了建筑外观,他保留了京都町家的老式屋檐元素,让这座现代建筑在京都老建筑的氛围里也不显突兀。

花园中的大水池是最吸引视线的地方,像落水镜一样反射着身后的岚山,建筑藏身于自然中,与自然融为一体。

馆内还有一个号称是最美的咖啡厅,落地玻璃窗让你零接触当地最著名的景点渡月桥,在这里待一整天大概都是轻轻松松的。


KAMU kanazawa 2020

2020年,金泽又多了一个私人美术馆 KAMU kanazawa,就在金泽二十一世纪博物馆附近。金泽二十一世纪博物馆收藏了 Leandro Erlich 的虚幻游泳池,KAMU kanazawa 就把他的旋转楼梯永久纳入馆内。

KAMU kanazawa 专注于收藏装置艺术品和科技艺术,开馆时展出了三位艺术家 Leandro Elrich、Takuro Kuwata 和 Stephanie Quere 的作品。

馆长林田堅太郎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对这座美术馆的展望: “把美术馆建起来不是我的目的。舒服的街建好了,接下来就要考虑怎么整理了。首先是街道上的人群、考虑街道和里面的人的关系、美术馆对人们的影响力,达到让人们骄傲自满的程度。我想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这才是美术馆的核心吧。”


大山崎山庄美术馆 1996

看到大山崎山庄美术馆入口,我很难不联想到千与千寻的奇幻世界,穿过桥洞,视野则变得开阔,一座英式百年豪宅隐藏在山林之中。

这曾是关西实业家加贺正太郎的私人别墅,几经易主,最后被朝日啤酒株式会社接手,改成了现在的美术馆,而操刀者正是我们熟悉的建筑大师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为大山崎山庄美术馆设计了新馆“地中宝石箱”,采用半地下结构,圆柱形的展示空间上部栽种有植物,通道采用他擅长的混凝土,通道两侧的玻璃则透出植物的风光。

在“地中宝石箱”内,还有莫奈的《睡莲》真迹,这让这个隐身于山林里的美术馆散发出绝对的吸引力。


京都市京セラ美术馆2020

京都市京セラ美术馆(京都市京瓷美术馆)的前身是 1933 年开馆的日本第二个公立美术馆京都市美术馆,在保留现有本馆的基础上,建筑师兼新馆长青木淳亲自设计。

在入口处,青木淳设计了一个斜坡型的京瓷广场作为休憩区域,连接博物馆和旁边的小型建筑。穿过广场,走过作为分界线的玻璃幕墙,展馆内还留着最初的设计风格,奶油色的墙壁仿佛具有温度。

各种细节也都体现出这个规规矩矩的公立美术馆当初在设计上的巧思,这次的改造则让历史与新鲜碰撞,青木淳说:“我们创建博物馆的目的是重新发现潜在的价值。”

(文字、图片来源于一夜美学及网络,侵删。)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16 浙江葵里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ICP备16025609号-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萍水西街217号 技术支持:故乡人网络
TOP